开殡葬服务公司(宠物殡葬怎么经营)

青年经济说

“不敢声张”的宠物殡葬业

假如在路上遇到一只死去的动物,你会怎么做?95后宠物殡葬师杨滇黔用行动给出了答案。他常做公益火化,帮忙处理死在公园或路边的宠物遗体,“把它们当成自己养的毛孩子一样,每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和善待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北京城郊的一个村庄里,有家不起眼的宠物殡葬店。大门上连块招牌也没挂,就是为了避免麻烦。店面负责人刘月(化名)拿出各种证件,不好意思地向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解释:“村民觉得晦气经常举报,想让我们搬走,但我家确实是正规经营,每次检查都没有问题。”

一份数据显示,仅2020年,我国城镇犬猫数量已经超过1亿只,一年就有100多万只宠物尸体需要处理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近两年里,我国每月新增宠物殡葬相关企业数量超过230家。未来,这些数据可能还将上升。

选址是宠物殡葬店都会遇到的难题

“选址是每家宠物殡葬店起步时都会遇到的难题。”2015年,李超在北京五环附近开了家名为“宠慕”的殡葬馆,后因某些原因辗转迁到了丰台区,“跑好多地方都没找到,幸亏有客户帮忙。”俊光也提到,他曾把自己的宠物殡葬馆——“彩虹星球”开在一个产业园里,告别室的哭声影响到隔壁公司的员工和客户,结果一直被投诉,干了1年就停业搬迁,“要有安静隔音的独立空间,还要大门开阔能停车,这样主人就不用抱宠物走太远”。

搬到新址后,为减少麻烦,宠物殡葬店仍然“不敢声张”,客源的开发又成了一个新问题。虽然美团、大众点评、58同城等平台上均能搜索到部分店铺信息,但店主感到平台更多起到的是评价反馈作用,在引流方面并不理想。几位接受采访的从业者都认为,目前口耳相传仍占主流,“总不能向准备或正在养宠物的朋友推荐殡葬店,跟‘诅咒’似的。只能等社会慢慢进步,让宠物殡葬发展成一种习惯。”

“死亡是不可预测的,所以我们没有淡旺季之分,消费场景也是低频的。”李超说,每次看到报道中“年入百万”“零成本、零门槛”等字眼,他就觉得“荒谬可笑”,“我们店员月收入其实与普通上班族无异。”6年里,他见过许多怀揣暴富梦的宠物殡葬馆倒闭。重重困难下,自己的“宠慕”还能存活的原因,李超归为是热爱、坚持、能吃苦,“至少干两到三年以上才能看见收益。”

“我那家店刚开业就碰上新冠肺炎疫情,后来才步入正轨,至今也没实现盈利。”俊光强调,宠物殡葬师并非暴利职业,更像是心理疏导师,“门槛低但要求共情性高,只有同样热爱才能和顾客感同身受。”“宠慕”丰台店店长王嘉成也同意这个观点,他建议想入行的年轻人深思熟虑,“应聘者很多,但留下的都是真正爱动物的人,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布满血迹或苍老发臭的宠物遗体”。

宠物殡葬并非“垃圾焚烧”

谈到辞职改行做宠物殡葬师的原因,李超表示,当年他在爱犬去世后考察了好几家殡葬公司,条件都很差。最后实在没办法,把它送去殡仪馆时,工作人员没做清理直接处理掉了,“就像焚烧一件垃圾,让我心里很难受。”于是,“宠慕”应运而生,同时也是目前市场上绝大多数商家的经营模式,“除猫狗外,我们也为金鱼、蜥蜴、羊等所有宠物的主人提供服务”。

从流程上说,主人应在宠物死后3小时内将其运送到宠物殡葬公司,因为超过6个小时,尸体上可能会出现细菌、病毒等,危害人类健康。随后,宠物殡葬师会对宠物遗体进行清理和装饰,为宠物留下脚印、毛发等做纪念,在告别室中做完告别仪式后,宠物将被运送火化。为了让主人放心,火化全程商家会录制视频或进行直播。骨灰被收入环保布袋或骨灰盒后,主人可以选择寄存或带走。

记者通过走访和网上搜索后发现,宠物殡葬店会根据宠物体形大小来定价。火化一只宠物猫、狗的价格,分为800元、1200元、1500元3种。当然,更多商家会选择称重的方式,在北京、上海等地,10斤以内的宠物服务费用为500-800元,超过10斤的价格单计。另外,有些商家或宠物医院也提供集中火化的服务,收费较低,一般在200至400元,约为1对1价格的一半。

除了基础的殡葬服务外,商家一般还会提供纪念品等增值服务,涉及费用最高可达数十万元。比如3D克隆布偶、爪印银牌、宠物骨灰吊坠、手绘宠物骨灰罐等,而宠物骨灰制作的钻石价格甚至可以超越天然钻石,1克拉的价格超过14万元。

无论是宠物标本还是安乐死,宠物殡葬师们工作中常遇到许多难题,因为目前这方面在法律法规上还处于空白,很多地方需要从业者们自我约束。李超告诉记者,在“宠慕”做安乐死要经过非常严格的步骤,在线上仔细询问后,还需主人带宠物到店内做观察,再经过宠物医生评定后,最终才会实施,“这是在做好事、结善缘。”剧照师张文超就是因此与俊光成为好友的,“我特别感激他,能让我的猫咪体面地走。”

期待行业“健康成长”

目前,各宠物殡葬馆都是招聘人才后自行培养。据俊光介绍,培养一位零基础的宠物殡葬师至少要3个月时间,包括话术业务、清理技术培训等内容。李超强调,对于该行业而言,实战经验非常重要,店里的新员工都要见习半年左右,这也是对顾客负责。不过,仅依靠商家的个人道德,行业是无法“健康成长”的。

因为国内没有对口该行业的专业教育,也没有相应资格证书的考取与培训,与入殓师相比,宠物殡葬师的业务水平及素质参差不齐。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宠物消费趋势白皮书》显示,我国宠物行业进入了有序增长的稳定成熟期,宠物殡葬业却被从业者们称为“正在野蛮生长的灰色产业”。

记者通过天眼查App查询后发现,不少宠物殡葬公司的经营范围都是“销售动物殡葬用品”,甚至有的是“销售日用品”“技术推广服务”“宠物用品销售”。有从业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没有宠物殡葬相关的明确法规出台,所以他们经营起来常常“无据可循”。刘月告诉记者,宠物殡葬服务涉及市场监管、民政、农林、环保等诸多部门,监管尚属空白,“每次被举报,来的部门都不一样,我们自己也不敢说证件一定齐全,但就是不知道缺啥,该去找哪些部门办理哪些手续”。

宠物墓地也曾引发不少争议。记者通过咨询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钱宙了解到,根据土地管理法,坟墓不得占用耕地建设,就算是林地和荒地也涉及土地用途的转变,也必须办理审批手续,而宠物墓地方面则是立法空白,因此宠物墓园商家应该没有相关资质。

随着日前“欧阳娜娜体验宠物殡葬师职业”等话题频上热搜,包括俊光在内的许多从业者备受鼓舞,俊光认为,宠物殡葬行业未来前景广阔,并且相信,随着我国法律的不断完善,加上关注者与高素质从业者的不断增多,行业的规范化进程会愈来愈快。

只靠宠物殡葬师做“摆渡人”远远不够

李超同样如此,3年来店里为6000多只宠物火化遗体,其中就包括流浪猫狗,还曾联合基金组织在北京开展“马路天使”计划,为1000名志愿者免费提供必要的工具,用于收殓流浪动物遗骸,并提供1000多次公益火化服务。

不过,只靠宠物殡葬师做“摆渡人”远远不够。王嘉成说,每年都有从新疆、云南等地赶来送宠物最后一程的顾客,“我家狗当时去世后只能埋树下,算是我的一个遗憾。”宠物主孟雯称,她所在的城市里没有宠物殡葬店,身边珍爱宠物的朋友或许会带去大城市,但绝大多数人不会浪费时间和金钱,只能随手丢到垃圾堆或河里,草草处理。

有专家提醒,任由宠物遗体流向社会,可能会造成疫病泛滥,正常死亡的动物可以火化或深埋,选在居民较少且远离水源的地方挖两米左右的深坑,并在遗体上覆盖一层较厚的生石灰以避免致病物质扩散。此外,还可以选择更加文明环保的网上宠物纪念碑等方式替代墓地。

动物防疫法规定,动物死亡后应当按照规定进行无害化处理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随意处置。但是,现实情况正相反,有媒体报道,北京市养犬协会曾到市政、环卫部门调研,得知尤其是到夏季,环卫工人常从垃圾桶里捡到仅用塑料袋包裹的猫狗尸体,更不必说大量流浪猫狗的“身后事”。

流浪动物的出现,归根结底是人类弃养造成的,如何凭借法律手段对这些乱扔宠物遗体及弃养猫狗的人施以处罚?钱宙表示,现有法律并未充分保护动物的基本生存权利,“一些人的行为虽然损害了动物的利益,但目前仅能从道德层面谴责”。对此,包括宠物殡葬师在内的多位受访者发出呼吁,希望人们踊跃为动物保护法“投票”,助力国家早日完善动物保护及遗体处理等相关法律法规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魏婉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来源: 中国青年报